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教育培训 >> 老师 >> 正文

她让我第一次认真看待影视服装设计师

2019-03-26 03:35:43

原标题:她让我第一次认真看待 影视服装设计师 《权力的游戏》无疑是HBO玄幻历史题材的巅峰之作,沉沦七季之后

原标题:她让我第一次认真看待“影视服装设计师

《权力的游戏》无疑是HBO玄幻历史题材的巅峰之作,沉沦七季之后,最令人感到着迷的是,人类为追求艺术上的真和美所迸发的想象力和创造力。美的艺术,跨越种族,跨越国界,跨越时空。

直至《权力的游戏》第七季终结,我才意识到,该剧的服装设计完全掌控了我对角色形象上的认知。而背后的她,让我第一次认真看待“影视服装设计师”,认真到重看了全七季,截屏3242张,耗时超过一个月,试图解构她眼中的“七大王国”。

《权力的游戏》服装设计师 Michele Clapton

基调:建筑

《权力的游戏》里,关于美,有赤裸的人体交融之美,有恢宏的城堡建筑之美,有色彩风格迥异的自然之美,譬如黑金帝王色的君临城,雪白至极寒的北方之境,荒漠里风情至上的多恩,具有阴郁冷酷金属质感的铁岛,草原霸主多斯拉克扎根的马王之城,占据险峻谷地可与世隔绝的鹰巢城,纯黑色的北境长城,冰雪暴为日常的塞外之境,由此融入到每个人身上的细节之美。

- King‘s Landing/君临城 -

基调:磅礴大气的罗马式古典建筑群

服装:中世纪式皇族服饰

- Winterfell/临冬城 -

基调:酷寒无比,阴郁而刚强

服装:御寒厚实皮草实用性强,朴素不繁

- Dorne/多恩 -

基调:荒漠绿洲,黄土上的无限风情

服装:热烈鲜艳,蛇般妖娆撩人

- Eyrie/鹰巢城 -

基调:明月山脉环绕,绿色谷地,环境闭塞

服装:树木基调,中世纪绿布斗篷

- the Iron Island/铁岛 -

基调:阴郁冷酷海贼血统,盗抢为生

服装:毫无体面可言,粗糙度日

- Twins/孪河城 -

基调:绿叉河两岸,双城堡河渡口霸主

服装:金钱富足,但吝啬雕琢

- Vaes Dothrak/马王城 -

基调:多斯拉克游牧民族崇尚血和暴力

服装:野性长辫,肉体袒露

- Beyond the Wall/塞外之境 -

基调:极寒地带

服装:皮草御寒,动物骨头造型

- the Wall/塞外之境 -

基调:“黑骑士”军团,绝境长城守护者

服装:乌鸦样式斗篷黑皮衣,黑盔甲

服装的面料、剪裁到颜色,国与国之间的服装特点区分明显,一目了然。服饰成为地域文化、气候特色的载体,人物的可信度得到增强。

根本:形象与人设统一

影视服装设计不是一种简单地对现实世界的再现,而是自觉的审美元素,通过对布料、款式、色彩、配饰的选择、加工、处理,创造出独特的审美价值和审美效果。设计师独特的想象力具化成人物的一枚胸针、一项头饰、一件恰如其分的外套,赋予人物可读性,可观赏性,成为故事载体。

我们在阅读小说时,通过文字引导想象构造人物,运用自己的经验和想象力构造人物,但一般人想象力有限,很难具象化,只是对某类角色隐约有一种印象,而一旦有改编的影视作品固定形象输出,读者必定会和自己构造的人物相对比,抛开演员选角问题,贴近观众想象的造型更依赖服装设计师,成功造型的标准是:让观众不由自主发出“对!就是他/她!”的惊叹,亦即为真。这一点, Michele Clapton做到了。

也有人说,成功的影视服装设计在于让观众意识不到这件衣服。这的确是“真”的最高体现,因为这意味着衣服和人物就是一体的,人物的个性和行为形象是一致的。《权游》里的服饰,是用观众意识不到的细节组合成为整体后,让观众不得不去确信“好像没有更适合的了”,观众意识到了衣服的存在,人物强烈的个性形象一次次加深

她让我第一次认真看待影视服装设计师

人物形象和角色设定不能自洽,观众会不断质疑人物的真实度,影视剧的制作水平始终难以达到高水准。《权游》的好玩之处在于历史只是基础,原著也只是一个背景色,在中世纪的主旋律下,融合了多种地域文化元素、自然环境元素、甚至现代时装元素,并非复制历史,亦非忠实原著,Clapton“杂烩式”的设计风格却惊人地和谐。

龙母的塑造完整体现了她的这一风格,似乎没有东西可以束缚战斗女神的成长

Michele Clapton在第一季的设计中已经把各大家族的主要服饰特点确定下来,随后几季根据人物的际遇变化,剧情转折,角色的发型服装、配饰等都发生了较为明显的变化(艾莉亚除外)。

通过造型艺术,观众可以清晰看到雪诺从未动摇的保卫北境的赤子之心,龙母从弱小的没落贵族成长为战士式女王,瑟曦越发黑暗的权力道路,珊莎从虚荣又懵懂的少女蜕变为懂权谋识小人的一国之母,小恶魔从吊儿郎当的富二代变成有刀疤的布衣首相。

关于Michele Clapton的权力之路

Michele Clapton是一名英国服装设计师学生时期学习的是服装制作和纺织,工作后专注时装领域,创立过自己的品牌,随后涉足音乐电视,也就是风靡整个80、90年代的MV,机缘巧合下进入广告行业,最后立足影视圈,并深耕于此,从未离开,在2011年担任《权力的游戏》服装设计师之前已经获得多个专业奖项。

她曾在采访里说:“我是通过时尚界进入影视造型的,但如果可以,我真希望能直接跳过时尚圈的职业生涯,直接从事影视服装造型,因为我从小就很着迷戏服,自己本身很有创造力,喜欢戏剧化的东西,同时这也是是我表达自己最好的一种方式。”

《权力》服装设计工作对Michele Clapton来说更像是一场浩大的艺术创作实验。

她对自己的要求是,在每一季的创作中都有突破,有新元素,其旺盛的创作力令人惊叹。

要知道,这工作量实在巨大,前三季每一季平均产出600件, 主要角色的服装单件制作时长可能需要3周,某些铠甲类需要一个月甚至更长时间。

因为是纯手工制作,而几乎每一件服装都由她亲自画出草图,制作样板,讨论沟通,修改重制,还每一件都不能重复,如果没有对艺术创作无比的热爱和非常人能及的创作精力,很难想象她如何坚持完成连续7季(第六季短暂离开后回归)的工作。

在《权游》席卷全球的浪潮中,Michele Clapton的事业走上巅峰,分别在2012年、2014年、2016年、2017年获得创意艾美奖的最佳服装奖。

她在和影迷们分享这份荣耀时,多次说到,她从事影视造型最核心的创作信念是:让人物角色真实。

为“真实”二字,她带领团队,和原著作者马丁叔叔进行长达数月的沟通,学习史诗巨作背后的文化渊源,和编剧探讨人物设定,了解每一个人物的独特性,人物相应的阶层、地位、信仰,让服装承载角色所经历的动荡,暗示剧情未来走向,通过服装布局线索,尝试用服装作为解码的一环,和导演到取景实地走访,亲身感受人物置身的环境,当地的建筑风格、气候,甚至一花一木,都是她创作的灵感来源。

我们可以通过各阶层,种族的集体照游历《权游》里用服装打造的王国,让人不禁设想,或许,真的有过那么一个国度,一个种族存在过。

贵族

-君临城皇族-

-史塔克家族-

-艾林家族-

-魁尔斯贵族-

平民

-君临城平民-

-奴隶湾平民-

军队

-君临城护卫队-

-泰利尔军队-

-无垢者军队-

-多恩国王护卫队-

异族

-森林之子-

最具想象力造型奖项我想颁给森林精灵

-多斯拉克-

-自由野人-

-山贼-

她说,她最享受的是《权游》剧组给她的艺术创作自由,导演和编剧给了她足够的空间,让她不断地向令人激动的方向去冒险。自由,是艺术家呼吸的空气。自由之上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应该是人类生命力的所有,抗衡生命的虚无。

马丁叔叔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付诸了文字,而Clapton交给了服装

“With ‘Game of Thrones,’ I looked at absolutely everything without actually giving anything a title,” Clapton said. “It’s a magpie approach of taking something from everywhere, eventually forgetting where you took it from, and actually creating your own.”

《权游》服装设计的主要元素首先是各大家族的家徽,家徽是家族地位的载体,是家族血脉延续的精神象征,以家徽的演绎为核心,紧扣“权力的游戏”这一主旨,表现各大家族浮沉与兴衰,与原著产生最根本的联系,巧妙而准确。

服装融入自然,浑然天成,达到极致的和谐。

家徽隐含在细节里,细节的魅力在于不经意间惊艳众人,正是细节让人信服。

御用刺绣师Michele Carragher(上图右一)

功不可没《权游》主角的刺绣均出自她手

家徽细节精选

-雄狮-

-冰原狼-

- 鳟 鱼 -

-鹰-

-玫瑰-

Michele Clapton认为:衣服必然与一个人的生活相呼应,两者不可能背离。这就是一种“真”,不真实的外衣,不真实的情绪,怎可能“美”?我非常反感那些把清洁工人生硬地往贵妇艺术照里塞的所谓善举,劣质的珠光宝气、低档的华丽晚礼服映照在白墙似的粉刷脸上,何美之有?

她为《权游》工作的每一天,都是从零开始的一天,每天汹涌而来的创意猛烈地刺激脑神经,在一针一线中创造出一个史诗奇幻世界。

-END-

主编: 凌霄| 作者:human | : Oyster 相关Tags:

一岁半宝宝发烧39度怎么办
月经过少发黑怎么办
淘集集CEO张正平喊话之余再创奇迹:60天获取1000万用户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