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搞笑段子 >> 笑话 >> 正文

追了一年国产剧就为这一篇

2019-03-26 02:40:02

“其修远兮,亦可盼兮。”

长文预警,请耐心阅读。

从产量来看,中国现已是世界电视剧第一生产大国,但这个头衔似乎并不能给中国观众带来多大的荣誉感。

2017年年初开播的《孤芳不自赏》,用全程抠图、天价片酬的丑闻,将国产剧钉在了耻辱柱上。

资本挟持,粉丝文化膨胀,市场上大行其道的“流量+古偶”组合暴露出了文艺商人们的孱弱想象力和逐利本质。

好在不久,中国观众迎来了《人民的名义》这部真正的年度大戏,它以前所未有的话题尺度和清一色的老戏骨,征服了全年龄层的电视观众。

也是从这部戏开始,“良心剧”、“老戏骨”等词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国产剧的讨论中,只卖脸不卖力的“鲜花”、“鲜肉”成为了被嗤之以鼻的行业毒瘤。

2017年,为观众制造惊喜的除了老戏骨领衔的正剧,还有过气演员、三无新人领衔的剧。

潘粤明凭借《白夜追凶》中转换自如的神演技事业回春,胡一天靠着《小美好》中清新自然的校园气质急速走红,他们的成功亦是对国剧市场上审美疲劳的一次逆反。

相比传统电视剧更加紧凑的叙事节奏、更富创意的故事题材,剧成为了年轻一代更加主流的观剧习惯,业已成为影视行业亟待深耕的蓝海。

2017年,老戏骨、过气演员、三无新人凭借好故事、好演技反攻流量明星,电视剧行业正在形成一个更加健康的“政治正确”。

2017年,国产剧在流行烂剧定律之外,生长出了更多的可能性。

重头剧目 ·2017让你怀念“它”吗

传言被湖南台退剧、之后改为播的《九州·海上牧云记》,开播当晚底气十足地一口气释出12集,令众多九州粉丝激动得夜不能眠。

路人质疑节奏迟缓,他们却像朝圣般一帧一帧地咀嚼观赏。

摄影、特效、服化、动作设计、场景布陈......一切肉眼可见的视觉效果几乎让观众相信,东方版《权力的游戏》似乎真的有可能实现。

而演员以正剧的表演水准,让本剧没有沦为概念美学,而是有了真实的情感根基。

九州大地、六大种族的世界观是一次东方与西方创意的交汇,但贯穿其中的精神内核,仍是今何在在《悟空传》中便已倾泻无余的中二式的悲情与热血。

《海牧》本可以靠着出色的工业水准和叛逆的精神气,为国内观众提供有异于传统仙侠剧的奇幻盛宴。

可惜的是,剧情注水、剪辑与叙事能力的跛腿让40集的剧生生被注射成了75集,而这75集还只是拉开了原著故事的序章。

最后一集,三位主角的实力对比再次回到了起点。王依然是王,流寇依然是流寇,而“九州铁沁、天下之王”依然一无所有。

当我们终于看见传说中的夸父现身,他的怒喊没有激起观众对续集的期待,反而有种被欺骗感情的愤懑。

《海牧》最终还是没有成为东方版《权力的游戏》,它的遗憾暴露了目前国产剧在宏大叙事上的捉襟见肘,而精巧的刑侦剧反而可能成为最先与国际水准接轨的国产剧类型。

2017年,Netflix购入了剧《白夜追凶》《无证之罪》以及《河神》的海外发行权,无一不是悬疑探案类型。

刑侦剧说白了就是行业剧,它们都以展现警察、法医等职业的专业操作和专业推理为最大卖点,吸引行外人的好奇目光,也满足了观众对“烧脑”所代表的智商优越感的追求。

以往的国产剧在刑侦类型上,一直停留在《神探狄仁杰》《大宋提刑官》这样富有个人传奇色彩的古装侦探剧上。

▲狄大人,你能不能自己答题?

到了播平台发力的时代,移植到现代社会的侦探剧则以更大尺度、更快节奏以及现实映射的面貌呈现。

14年的《暗黑者》、15年的《心理罪》、16年的《法医秦明》均是口碑与热度俱佳,在这些作品中,我们可以暗悉剧在刑侦类型上逐渐成熟的脉络。

而17年的《白夜追凶》,不仅代表了络刑侦剧的最高水准,更是成为推动“剧精品化”的重要角色。

《白夜追凶》的成功缘于多方发力的结果,剧本扎实,细节考究、摄影精良,主角潘粤明的表演则为原本发育优良的骨骼丰满了血肉。

光是双生子共用一个身份的高超设定就已经让故事成功了一半。

一个谜点重重的命案,将两个性格与人生轨迹完全不同的兄弟二人紧紧扭在一起,一个负责白天、一个负责黑夜。

他们共用身份,同时也是在共用命运。

在关氏兄弟的身份游戏中,随时随地的危机感掌控着故事节奏,不时碰撞出的幽默感缓和了故事氛围,“双生子”暗含的宿命感则深化了故事内涵。

第一季大结局,潘粤明明暗结合的诡异笑容,代表了兄弟二人的身份和命运正式互换。

扎实的专业知识和叙事逻辑,让《白夜追凶》逃出了络刑侦剧烂尾的魔咒,给观众留下了可供期待的悬念。

2017年最受人瞩目的行业剧,原本是《猎场》。

一众老戏骨为胡歌保驾护航的大男主戏,本来有着重塑行业剧标准的昭昭野心,未上档之前就将其宣传包装成国内首部聚焦高端猎头的职场商战剧。

但是导演姜伟既撇不下自己最熟悉也最得意的谍战剧手法,又企图利用胡歌的女友市场强行加入三段狗血造作的感情戏。

《琅琊榜》之后被推上神坛的苏哥哥,在这里变成了“女人爱我,男人帮我”的杰克苏。

轻飘的人生沉浮之后,郑秋冬一路金手指大开地走向事业、爱情、精神境界的高峰。不禁让人惊觉,原来中年男人做起春梦来,是这个样子的。

至于本剧用来表良心的细节控和文艺腔,失去了专业精神的支撑,免不了沦为不合时宜、模糊重点的花架子。

即便是正午阳光出品的医疗剧《外科风云》,评分直上7.4,令人出戏的大小漏洞,也可以瞬间将它打回原形。

手术刀拿来修眉,这操作真的没问题?

职场内的严谨学识背景,职场外的生活戏剧张力,必须严丝合缝,十分要求剧组的精细程度,十分考验编剧的扎实功底。

现下的行业剧,仅凭星光熠熠的制作班底和演员阵容,反倒一次次让人失望,职场完全沦为了大牌演员

追了一年国产剧就为这一篇

,展示个人魅力的情场。

再来看,借势而上的诸位“剧二代”们,结局又如何了?

前作的成功,为其带来轻松积聚热度的可能,也留下自我挑战的难度和二次创作的压力

作为难得延续正剧范的古装剧《琅琊榜之风起长林》,这部续作初始宣布演员阵容时,就不再被人看好。

事实上,问题的关键在于它已由魅力撑起半边天的大男主剧,变为一部过分沉稳的架空历史群像剧。

大波持观望状的第一部剧迷早早弃坑,他们习惯了梅长苏单人开挂的酣爽,哪里还有待少年主角养成时的耐心。

与上辑世界观勾连,又原创出一个全新故事,还是少不了要佩服编剧海晏的深厚功力及正午阳光的稳定水准,哪怕本剧注定不复往日声势,但它也未辱前史。

这就像剧里的兄弟二人,死去的萧平章已足够完美,萧平旌无法赶超兄长不如成就自己,偶尔我们还能记起,他醉酒舞剑时的少侠风流。

2016年一部《欢乐颂》,让国产都市剧焕发了新的生机。

鲜明的人物性格,有代入感的生活故事,让观众们一朝回到追《粉红女郎》或《好想好想谈恋爱》的时代回忆里。

《欢乐颂2》趁着未消的热度,带着更多的植入赶工而来。话题热搜,收视喜人,不负剧方的努力和金主的投入。直降的口碑,倒为肥皂向的八点档剧情敲响了警钟。

越看越易生厌的主角人设,反复纠结加戏的狗血人生,五美们乱七八糟的感情生活成为了续集的重头戏。

闹出专业笑话的事业沦为人物耍时髦的苍白背景,仿佛感受到一丝“呵!女人”的无情嘲弄。

为引争议,新时代背景下,出现了挑战当代人三观的匪夷情节。

最终,“不是处女”小蚯蚓和“直男癌晚期”应勤和好如初,让正常的观众彻底放弃骂醒编剧的冲动。

我们不再期待《欢乐颂》第三部何时开拍,仅关心不光是行业剧,还有大部分现代剧都能统一归为情感剧的情况,何时可以叫停。

▲同希望几位在合唱K歌时,不要再拼命给自己加戏

上面两部剧,在口碑和热度上各有成败,很大程度受限于剧本,大热剧的续作除此之外,也有可能旧味尽失。

听闻再拍剧《法医秦明》,主角就要全部更换,那遇上《无心法师》这种,入坑前便要求群众做好“女主拍一部换一个”的心理准备,简直要随它去耍无赖。

主角无心因为失忆待谁都如同初恋,观众再不满意,设定如此只能憋着。

等了两年的第二部连同导演一起换掉,一出浪漫奇诡的民国言情剧,被搞得风格阴暗不伦不类,加上新任女主角苏桃的设定及年轻演员表现,自然留不住观众的如初心动。

这显然是次不受欢迎的失控变奏。

至于TVB为和大陆视频站达成合作,而拍出的《使徒行者2》,在充足资金的支持下,水准难得没有大跳水。

吸引回来追看的老港剧迷们,除了照例怀念未出演的原班人马,还有“港味尽失”的最大问题,引来水土不服的不适感慨。

而“黑帮全是卧底,警察全是黑警”的循环套路,不知往下拍,还能有几人愿意买账。

由此可见,续集作品对原作情怀的不断内耗,才是最为致命的。

2017年表现亮眼的大女主剧,一旦提及,心中又将涌起无比激烈的情感。

前段精彩、后段吐血的坑人式追剧体验,用不断崩坏的剧情和三观,教育观众别再对此类型剧集抱有期待。

《我的前半生》中,除了男主角靳东,所有主演都令人耳目一新。

可惜大改亦舒原作设定,对闺蜜男友动心的吃苍蝇情节,令主角罗子君在前半生丢了姿态,在后半生丢了真诚。

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里,孙俪还是那个迷人的孙俪,她既能娇俏可爱,又能坚韧聪慧。

我们本相信,像周莹这样的奇女子,救得下一朝崩解的吴家大业,亦做得到逆转大女主剧的刻板印象。

奈何,编剧们当下只敢发挥女主角的无穷魅力,其本身能力的作用不及男人们的不断帮衬。

创作的思维定式限制了想象,丧失了该有的气魄,大女主之大,仍只是依附于男权社会的虚张声势,仍只是换了种调味的玛丽苏。

该喜的是,玛丽苏重灾区的古偶剧越来越难出爆款。

即使有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这样带动全刷“素素跳诛仙台”的狂欢,也免不了因原小说抄袭而深陷被口水淹没的结局,冰火两重天,红黑共高潮。

它用瑰丽和滥情构建出浮夸虚假的奇幻世界,仍然让众多少女沦陷成迷。

几位主演迎来了再一次的人气急升,人设和配音的威力加持下,演技不出戏竟成了最低要求。

起点不低、后继乏力的窦骁,也在《楚乔传》中捡到了便宜,他所饰演的男二燕洵世子,戏份多到不可思议,角色的成长和黑化牵动着众人,也包括女主角的心。

默默围观、低调伸援的男主(林更新 饰)成了全剧最尴尬的存在,直到结局才发现,一切都是误会,本剧只拍了一半。

想要获得商业流量,玛丽苏剧仍是当下最快的途径,然而也有可能出现棋差一着的状况。

自暴其短的赵丽颖没有收获想象中的夸赞,究其原因,或许不是她不适合角色,而是这样吹“女权”的假剧,这样长久吃着IP的红利,真的会让我们产生厌烦。

管你是女仙、女帝、女强人还是女特工,都请好走不送。

玛丽苏古偶剧虽然欺侮观众智商,但是从收视来看仍是观剧主流。

而在制作、表演、深度等各方面代表国产剧良心的正剧,往往在一片盛赞之中收视惨淡,带着些许悲情英雄的味道。

《大秦帝国之崛起》和《白鹿原》都是个中代表。

《大秦帝国》系列是一部预计拍摄五部、篇幅240余集的历史史诗,展现商鞅变法到秦始皇统一六国之间的战国时代全貌。

该系列四年一播,及至17年的“崛起”,已经是该系列的第三部,讲述了秦昭襄王嬴稷的帝王生涯,而他的母亲叫作——芈月。

不过在更普遍的观众这里,缺乏营销点的厚重历史远比不上表情包大全《芈月传》的吸引力之大。

陈忠实的《白鹿原》本就是有着太多禁忌色彩的文本,色情、迷信乃至人性的压迫等。

电视剧版在对原著做了有效改编后,呈现出来的面貌相对温和许多,但是仍然不失为2017年最深沉的剧作,同时兼具生活质感和民族史诗感。

不过,对于长期享用心灵马杀鸡或者狗血大拼盘的电视剧观众来说,拷问人心的《白鹿原》实在算不得娱乐放松的最佳选择。

在开播之初,凭借精美构图、陕西面食以及停播风波吸引了一波短暂的注意力外,《白鹿原》在收视率上惨败于同期的《欢乐颂2》,尽管它的豆瓣评分快赶上后者的两倍。

意外之赏 · 有惊有喜,真刺激

可能谁都没有料到,2017年引发全民观剧热潮的卫视剧王居然会是一部主旋律的反贪巨制——《人民的名义》。

《人民的名义》的大爆,究其根本是官方意志与民间诉求的合谋。官方出于对反贪的宣传,民间出于对尺度的渴求,各取所需,异常和谐。

除去对官场生态近乎写实的尺度撩拨外,悬念丛生的黑幕剧情对普通观众来说还算比较友好。

虽然主角侯亮平时不时就要来段大义凛然的精神总结,但多数人物都被刻画得有血有肉。

急功冒进的GDP书记李达康,一心一意为人民服务的退休干部陈岩石,既儒雅又虚伪的学者型官员高育良,为跻身上流不择手段的公安局长祁同伟。

每个人物都足够让你相信,他们便是官场众生相的一部分,可怜、可恨、可敬、可叹。

剧之冠则更加出人意料。一部名为《热血长安》的古装探案剧,总播放量突破百亿次,甚至超越现象级的《白夜追凶》。

前后两季共48集的体量,是我唯一能找出它赢过《白夜》之处。

此外,近似二次元画风的主角设定,再现本格推理的迷案调查,成为它受到年轻民,尤其是在校学生党追捧的最大原因。

▲该剧的良心细节和大量棚拍靠后期特效的逆天技术,令粉丝狂点赞

无独有偶,漫改真人剧《端脑》也是最近一部颇具热度的推理剧,追捧者称其为“少年版「三体」”。

烧脑推理加上强游戏感设定,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不断变换,仿佛一场大型智能游戏真人秀。

漫改剧的成败说来说去不过“还原度”三个字,这也是《端脑》获得高口碑的核心原因。

尤其是场景,用心程度不亚于一部大制作电影

再看其他位于播量前10名的剧集,两部《鬼吹灯》系列、《大话西游之爱你一万年》《双世宠妃》《镇魂街》……

便会发现尽管这些剧集口碑整体偏低,但剧特质明显。新鲜、有趣、噱头足,仍是在络时代受欢迎的必备要素。

两部同时段开播的校园青春剧《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》《你好,旧时光》,原本以为又是青春狗血大军中的一员,不料熬出的糖甜而不腻,一时掠夺无数少女心。

前者蠢萌少女倒追高冷天才的故事,不由得让人想起台版《恶作剧之吻》。

不过,当青春剧从台偶环境来到内地校园,总会有人试图将之代入自己的青春岁月。

于是,现实中多数人埋头读书、疯狂刷题的高中生涯,与这种过于明亮轻快的小美好产生了信任障碍,也决定了它无法成为具有代表意义的青春校园剧。

相比之下,《你好,旧时光》里营造的校园氛围就更有说服力。

开头便以伪纪录片的方式交代了振华中学的师生、环境,正篇更是不惜大幅笔墨描写文理分科、老师上课、保送竞争等真实的学生日常。

去偶像化的演员和情节都能让人沉浸其中,与主角一起感受成长的烦恼。

另一部高分剧《一起同过窗》同为青春校园剧的良好示范,第二部口碑和前作持平。

主角们从大一升到大二,青春的原汁原味并未丢失,感情死结尽数得解。

一场戏中戏的拍摄作业,结合人物性格,设计得精妙绝伦,更是让人拍手叫好。

只是两季作品,仅在小范围内好评传播,对比热度更高的《小美好》和《旧时光》,又能否为从业者们提供勇气,去选择更多的创作方向?

再回到卫视收视率方面,最让人意外的,莫过于高居第三的《因为遇见你》。

这部由孙怡、邓伦主演的都市情感励志剧,在湖南台收视高走的情况,让人不免联想起曾经同样收视惊人的《回家的诱惑》。

抄着韩剧都早已弃用的“富家千金流落民间”的老梗,尽可能地堆砌着狗血虐心的桥段,女一圣母女二恶毒,最终善有善报的大团圆结局标配,看着不禁要怀疑它是从十几年前穿越而来的。

难以相信这种散发着出土文物般陈旧气息的电视剧,到现阶段仍存在乐此不疲的收视群。

除了这种新汤熬旧药的狗血家庭剧,湖南台最高产的当属全年无休的“雷剧”。

能够在“雷剧”上打败湖南台的,永远只有湖南台自己。

《孤芳不自赏》作为2017年湖南台的开年大剧,本想借着IP热的东风,请两个最贵的花瓶,在颜值即正义的市场上再次呼风唤雨。

被宣传海报骗到的观众,最终发现自己追的竟是《一键抠图PS教程》《口红试色大全》《“演员的修养”反面教科书》。

观众对流量明星的种种积怨,最终凭借这部剧如山洪爆发般倾泻而出。

如果说“存在即合理”,那么《孤芳不自赏》的意义恐怕是:它所带来的耻感让观众和从业者,同时对电视剧的艺术标准有所反思。

而像《思美人》这种气活先人、恶心死观众的伪历史剧,就像小清新拿着一本俄语《型挖掘机维修指南》进行摆拍一样。

除了让人吐槽“没文化真可怕”之外,他们一心营造的形式美感,也因为内涵的贫乏而散发着塑料味儿。

《极光之恋》的蠢和尬,则成了年底所有人欢乐的源泉。

相信不看这部剧的人,也已经被马可、关晓彤二人的魔性动图疯狂刷屏。

从他们身上可以看出,相比前辈们的面瘫神技,90后偶像派的神经病演法就努力多了。

比演技和画风更搞笑的是本剧简介上的“该剧投资超两亿”。如果说这两亿是给主创交智商税的,我信。

超乎常人理解力的雷剧,不过是娱乐快消品。打开弹幕,观众边看边吐槽,功能类似泄愤、排压的沙包。

谁再去严肃地探讨它的优缺得失,反而显得自己有点蠢了。

类型突破 ·IP退温,请自创更多可能

如果说雷剧的“烂”在于“蠢”,那么《深夜食堂》的“烂”就在于“坏”了。

日版《深夜食堂》本就有着优秀的剧本和良好的观众缘,厨艺了得的黄磊也算是匹配度很高的主角人选,更别提中国的美食文化于这个题材有多大的优势。

开播之前,可以想象中国观众对这部日本经典IP的翻拍剧,抱有多高的期待。

谁都没想到,当年的文艺男神黄磊如今变为了投机商人黄小厨。

原作中美食与生活相互辉映的细腻质地,到了中国被演绎成了《黄小厨和他的明星朋友们》以及《老坛酸菜面连续剧广告》。

明星串场、广告植入、生硬搬抄,一个原本天时地利人和的IP,结果被油腻的坏心思给弄砸了。

至于去年在日本影视翻拍上,我们做出了很多没必要的“努力”,具体会另开一篇再展开聊。

《漂亮的李慧珍》翻拍自韩国《她很漂亮》,除了迪丽热巴以扮丑之名行卖萌之实,以及盛一伦以不变应万变的万年冰山脸,其他都是平庸得难寻槽点和亮点。

年末才露面的《亲爱的她们》和《柒个我》,分别翻拍自高分韩剧《我亲爱的朋友们》和主角演技大赏《杀了我治愈我》,在还原剧情方面,两部剧都可以算作及格。

前者表现相对温和,家长里短的口水唠叨抛开了原版的细腻真实,对年轻一辈角色的改编和加戏,实则也在意料之中。

后者靠张一山的浮夸演绎集中了猛烈炮火,对于两部剧都追了的观众而言,最不能忍的还是从台词、摄影到特效的完全复制,一次令人难以下咽的偷(土)懒(味)制作。

翻拍剧在还原度和改编度上的平衡,电视从业者们探索多年至今未得。

超越原剧不可能,不毁才是万万幸,即便是在多数扑街的情况下,仍阻止不了这一“魔爪”不断地往外伸,往过去伸。

接下来又会有多少毁童年、毁佳作的神剧诞生,一起拭目以待。

尽管早早断言“IP+流量”的改编组合正逐渐退温,接下来的2018依旧被称为“大女主IP剧之年”,太多太多的存货等待着一朝泄洪,连同去年准备好睥睨群芳的《如懿传》,都只能留待之后缓缓启幕。

这也从侧面体现前几年IP及流量过热导致的市场疯魔,还需要一段时间去好好消化这堆“积食”。

明着贴上“IP”标签,渴求大卖一把的众多剧集,除去前文已经说过的几部,又有多少能真正抵达理想预期呢?

先说古偶剧这块,口碑凑和的《大唐荣耀》,至少证明了“未解之谜”景甜在小荧幕上还是有魅力的。

同为欢瑞出品,套路差不多的《龙珠传奇》,却因为其心可诛的改抄和篡改历史,遭到了无尽讨伐。

不过这一方面,堪称玛丽苏古偶的通病,并不存在什么高下之分。

刘诗诗和陈伟霆的《醉玲珑》,开头玩了把“双时空”的概念,以为会有什么新花样,结果……也实在没有什么好说的,扑得绝对有理由。

收视凑和的《择天记》,鹿晗证明了自己顶级流量的热点实力,同步带来的演技争议也让他本就“阴柔孱弱”的形象再度蒙上阴影。

号称投资4亿的奇幻巨制,六毛特效来回仅那几招,显得尤为尴尬。

再对比投资3亿的《海牧》,很难不去揣测这钱到底是虚报,还是真的傻到打了水漂。

再说现偶剧这块,郑爽和陈学东联手将郭敬明早年代表作《夏至未至》,送上荧屏,引来一阵青春回忆“杀”。

这部矫情过时的校园三角恋,和原小说本就是“烂疮”的《龙日一,你死定了》《天使街23号》等IP改编作无异。

除了提醒众人青春期白白糟践的光阴及不忍追忆的低俗趣味,几乎就没有其他存在的价值。

撑过第一集如果不弃剧,不是主创粉丝,恐怕就是“雷阵雨”等剧的忠实收视受众,和国产剧一样,也是时候成长了。

相对没那么多嘲点的《春风十里,不如你》,眼睁睁看着周冬雨、张一山两位新生代“演技之光”在角色形象突破与未突破的边缘,来回试探。

偶像剧本该是新人前期积累的阶段,早已证明自己的他们,现在纷纷“回春”争当校园男女神,走上流量明星的老路子,更该叹惜其被耗损的灵气与好感。

不再“鲜”的鲜肉、鲜花,有假意转型者,一心朝着大银幕上挤,那些原本在电影院才能看到的熟客们,却调转了头转攻电视剧。

此番错位,是国产电影的悲哀,而他们的“神兵天降”也不能为国产剧带来多少“逆天改命”的品质转变。

区别仅在于,之前的IP剧都是以流量明星的人气数据进行包装,现在变为“IP+电影咖”的新式组合,不过是另一种虚伪的营销噱头。

当其他精品制作,一遍遍用IP以外的元素,赢得观众的喜爱与追捧,当充足资金和“戏精”演员悉数就位,剧迷们还在旁疾呼“原创剧本去哪了”“靠谱编剧去哪了”,关于IP的执念,恐怕早该放下。

讲了那么多,请允许我兀自把国产剧未来发展的更多可能,压宝在它本身的原创性之上。

原创,不光是指剧情方面,对于接近饱和却塞满鸡肋的国产剧市场而言,一次用心的创新之举,就有可能收获意想不到的如潮掌声。

下面将要提及的一些剧集,尽管话题表现不够强势,尽管品相未及完美无暇,作为所属类型中的突破代表,有必要拿来补充,再说一二。

在“爱情剧”的标签下,两部小而美的下饭剧,表现得尤为动人。原本找不到任何观看理由,却在无意间点开后,次次忍不住地会心一笑。

细分的话,《颤抖吧!阿部》可以算作穿越喜剧,《花间提壶方大厨》又混入了美食、推理等元素,这样的任意胡为在剧的创作环境下,才有可能得到实验。

一次次反套路而行的台词和剧情,都是值得截图安利的传播重点。

立于光环之外的人物成长,男女主角CP间的甜宠模式,反倒像是回归爱情剧吸引观众的纯粹本质。

近年来武侠剧的式微,验证翻拍江湖的热浪,终将一波起一波平。

前后拍了有十余次的金庸名作《射雕英雄传》,在每一代人心中都有早就固定好的经典形象。

2017年新版一播,主要演员并无知名度或代表作支撑,却前所未有地对原著进行神还原,令书粉们喜极而泣。

年初,李一桐更是凭借“俏蓉儿”成为虎扑直男的新晋女神

▲大受好评的惊艳出场,小说中描写的“白衣金带”初登荧屏

这样填补过往遗憾、重现正统武侠的良心翻拍,收获呼声,宛如对各种魔性改编剧的当头棒喝,对于当下来说,它的存在很有必要。

港剧于去年初尝“同步播”模式,看似更有热度保障的《使徒行者2》《溏心风暴3》,反败在《盲侠大律师》之下。

它所带来的流量和好评,为TVB和大陆视频站增强了保持合作的信心。

这部在港又被称为《踩过界》的剧集,前不久将主演王浩信推上了第50届视帝的高位,并不意味着他的表现和该剧质量,真的有登顶全年的实力。

终是意义大于一切,毕竟它使港剧重回大陆观众视线,无疑让越来越僵化的TVB找到走下去的新形式。

当大部分谍战剧还将重心放在制造悬疑感上时,柳云龙积压了五年的《风筝》就已经在跟我们探讨特工的人性挣扎了。

作为潜伏军统几十年的地下党郑耀先,一辈子几乎都在和敌人共同生活。

特殊的身份给他的命运,带来莫大的讽刺和矛盾:最爱他的都是敌人,最恨他的却是同志。

情感与立场的剧烈撕扯,在他一次又一次、十年又十年的任务执行中,蚕食着他作为普通人的一面。

也让我们看到,不断动摇但又日益坚定的信仰,才具有真实的重量。

天下霸唱大概想不到,经历两部《鬼吹灯》的滑铁卢后,竟然是小透明班底的《河神》为自己强势挽尊。

这部剧黑马,当算是一部时间穿越回民国,辅以怪力乱神之说的推理剧。

天津卫水患频发,漕运商会会长离奇死亡,使得小河神郭得友和会长之子丁卯联手查案。

东方神秘力量“点烟辩冤”遇上西方法医科学“开膛破腹”,玩了一把民间经验与现代科学的智慧碰撞。

故事流畅、电影质感、民俗点缀,加之小河神和小神婆的讨喜演技,称之为剧黑马并非夸张。

在商战剧方面,朴实自然的《鸡毛飞上天》完爆华丽空洞的《猎场》。

这个听起来土掉渣的剧名来自义乌小商品市场的发家史——在物资贫乏的年代,义乌人用自家熬的糖,换其他人不要的鸡毛,再用鸡毛来换取所需物品,是一种原始的物品交换行为。

张译饰演的陈江河和殷桃饰演的骆玉珠,便是从80年代义乌小商品市场蓬勃发展的时代背景下开始了自己的奋斗之路。

陈江河从小走南闯北,具备了敏锐的商业眼光和经济形势的全局意识,而骆玉珠因生活所迫锻炼出了强大的零售能力。

夫妻二人优势互补,在一次次商业危机中互相帮扶,最终创造了庞大的商业帝国。

作为将商战融于时代变迁下的国产剧,《鸡毛飞上天》既有历史态度,也有创新勇气。

同行相衬之下,陈江河可以教郑秋冬什么是真正的商业眼光和气度,骆玉珠也可以教教周莹什么是真正有魅力、有手段的女强人。

在真实不浮夸的商战戏之外,二人磕磕绊绊、相濡以沫的感情戏同样打动人心。

而在历史剧方面,上下两部《大军师司马懿》用正剧的拍摄水准,突破了正统的叙事框架。

相较于气质端正的《大秦帝国》,《大军师司马懿》混乱的时间线,生活剧和喜剧元素的加入,让不少历史迷怀疑本剧的历史素养。

如果这些尚能接受,那么异装癖的曹叡,穿芭比粉的司马懿,则更加挑战正统派的底线。

但其对历史的戏说与那些伪历史剧的区别在于,它依然保有严肃的观念表达。

从《军师联盟》到《虎啸龙吟》,每一个人物都是饱满而立体的,服务于大的历史观,也在自己的小世界里缓慢成长。

这部剧最大的意义,就在于突破了以往历史人物“非黑即白”的塑造方式,编剧用慢热的方式让人物“成长”和“黑化”,让角色在灰色地带里纠结,挣扎,成长,堕落……

新的时代,总该有人,用新的方式看待历史。

国产剧的体量庞大、类型杂糅,远胜于国产电影。毕竟一年看到头,身为影迷的我们可能苦于选不出“华语电影十佳”,而国产剧在各类型下的好与坏,要想尽诉,实在为难。

这无疑是个繁荣且处于上升期的市场,因为出现了如此多的可能性,我愿意相信它会一点点地变得更加好看。

互动话题

2017你最喜欢的国产剧是?

相关Tags:

乙型流感症状吃什么药
月经经期延长怎么办
乳房疼痛怎么回事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